pptv体育

当前位置:pptv体育 > 中国体育足球新闻 > 伊朗曾送国足最耻辱回忆 奎罗斯二进宫挽救球队

伊朗曾送国足最耻辱回忆 奎罗斯二进宫挽救球队

发布时间:2016-09-06 16:21:40 新闻来源:pptv体育 

  伊朗足球20年留洋路

  1997年,伊朗“黄金一代”,阿里·代伊,马达维基亚、巴盖里和阿齐兹,在十强赛前后集体登陆德甲踢球。在他们之后,卡里米和哈什米安也登陆德甲。

  随后,中场内科南和绍贾伊在西甲踢球,后卫雷扎伊闯荡意甲,中场多面手泰穆里安在博尔顿和富勒姆这两支英格兰球队效力多年。

  经历了2011年的青黄不接后,奎罗斯(图左)成为伊朗国家队主帅,凭借他的人脉,伊朗两位门将分别转会喀山鲁宾、苏黎世草蜢,中场三名大将加盟西班牙拉斯帕尔马斯、荷兰NEC、英超富勒姆。其中最令人瞩目的一笔转会无疑是3年前1995年出生的阿兹蒙(图右)转会俄超。

  早报记者 宋承良

  中国足球曾经“恐韩”、18年不胜日本,但最苦涩和最耻辱的记忆,缘自伊朗队。

  1997年十强赛,国足在大连金州体育场2比0领先的大好局面下被伊朗4比2翻盘;德黑兰再战,伊朗又灌了国足一个4比1。

  据说在那之后,伊朗和中国每次在足球场面碰面,伊朗人总会挑衅般伸出四根手指。

  2006年亚运会,伊朗球员在过掉中国队门将后把球停在门线,招呼队友上来庆祝……这一幕,成为中国足球永远的黑镜头。

  现在又到了世预赛,又遇到了伊朗,我们回到了圆梦之地沈阳,但神秘的伊朗足球,还是那样可怕。

  和国足比,

  他们真没钱

  把时间拨回两年前的巴西世界杯,伊朗队小组赛0比0逼平尼日利亚,次战阿根廷坚持到了伤停补时阶段才被梅西绝杀……

  然而,世界杯期间,围绕伊朗队上下最有趣的关注度却是这样一条消息:

  伊朗足协主席阿里·卡法西安提醒球员在世界杯期间禁止与其他国家球员交换球衣:“因为预算有限,我们不可能每场比赛都向球员提供一件新球衣,所以球员必须保管好自己的球衣。”

  虽然主教练奎罗斯认为这条消息被“无限夸张”,但这支国家队一直以来面临的经济窘迫显而易见。

  自从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就对西方世界采取了隔离的状态,随之而来的是西方的经济制裁。因为经济制裁,伊朗经济下滑,同时推高了通货膨胀率,更为严重的是国际资金转账受限。

  2012年,亚足联曾计划向伊朗足协援助100万美元,但却因为经济制裁无法转账。

  伊朗足协主席卡法希安就曾抗议经济制裁在扼杀伊朗足球,“我们当然想尽快收到这笔钱,但在伊朗被经济制裁后,资金转账变得更加困难,国际足联根本没有办法将钱打入我们的账户。伊朗的敌人们正力图向伊朗足球施加压力。”

  而因为经济和恐怖主义威胁,伊朗队曾在一段时间连像样的热身对手都找不到。2014年世界杯前加纳队爽约;而在2006年,罗马尼亚、乌克兰纷纷放了伊朗队“鸽子”。

  留洋火种生生不息

  “伊朗是一个为足球狂热的国度,你甚至无法想象,在这个国家里还有卢顿队(英格兰低级别联赛球队)的球迷。”英国著名足球专栏作家安迪·米特曾这样写道。

  这20年来,伊朗足球从不缺少在欧洲主流联赛立足的巨星。

  1997年,伊朗拥有“黄金一代”,阿里·代伊,马达维基亚、巴盖里和阿齐兹是整个球队的核心球员,这四人都在十强赛前后集体登陆德甲踢球。

  马达维基亚在德甲效力了10多个年头,阿齐兹在科隆,巴盖里在比勒菲尔德,代伊在柏林赫塔,伊朗黄金一代在德甲都非“跑龙套”的角色,平均可以参加半数以上比赛。

  伊朗球员似乎天生与德甲有缘,黄金一代后,卡里米和哈什米安又成为伊朗留洋球员的代表。

  哈什米安连续两个赛季在波鸿进球数上双,卡里米在拜仁踢了两个赛季,出场率超过了前辈代伊。

  随后,伊朗球员开枝散叶。中场内科南和绍贾伊在西甲踢球,后卫雷扎伊闯荡意甲,中场多面手泰穆里安在博尔顿和富勒姆这两支英格兰球队效力多年……

  但他们终究是老去了。

  2011年,青黄不接的伊朗队在友谊赛中接连不敌阿尔巴尼亚、黎巴嫩。新上任的前曼联助教、前葡萄牙队主帅奎罗斯决定去欧洲各个联赛找寻有着伊朗血统的海外球员。

  在比利时,他找到了当时效力于标准列日的前锋古尚内贾德。这位出生在伊朗,后又在荷兰长大的球员,一度还曾效力过比利时U19国家队。

  与古尚内贾德一样,效力于富勒姆的中场核心德贾加也是奎罗斯三顾茅庐的结果,后者曾是德国青年队的主力球员……

  凭借奎罗斯的人脉,在他执教的三年里,伊朗两位门将分别转会喀山鲁宾、苏黎世草蜢,中场三名大将得以加盟西班牙拉斯帕尔马斯、荷兰NEC、英超富勒姆。

  其中最令人瞩目的一笔转会无疑是3年前18岁的阿兹蒙转会俄超。

  现在的阿兹蒙已经被誉为“伊朗梅西”,刚刚结束的欧冠资格赛中,阿兹蒙的进球帮助罗斯托夫淘汰了阿贾克斯,当年马达维基亚的留洋先锋的旗帜,已经转交到了阿兹蒙手中。

  奎罗斯的“大巴”和情商

  相比于国足曾在教练人员上的举棋不定,伊朗队早就找到了他们的“领袖”。

  曾经,伊朗人一直认为辅佐老爵爷多年的奎罗斯执教水平有限只是情商高,但奎罗斯却证明了他自己就是最适合伊朗的主帅。

  以至于尽管他曾一度辞去伊朗主帅职位,伊朗足协还在不久后将其请回,并开出了200万美元的高价年薪。

  2015年亚洲杯期间,奎罗斯痛斥西方社会对伊朗的制裁,导致国家队建设遭遇严重挫折。他甚至不惜将矛头对准拖欠伊朗世界杯奖金的国际足联。

  这样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借洲际大赛的舞台,为伊朗队赢得更好的环境。

  技战术改造上,奎罗斯经历过曼联、皇马和葡萄牙国家队等大场面,为了避免被爆冷,奎罗斯坚持四后卫和双后腰这套略显稳妥的战术不动摇,前场依靠球员个人能力去进攻。

  有球迷甚至调侃,“年薪200万美元的奎罗斯用自己的工资买了一辆超级大巴停在了球门口。”

  而在最关键的新老交替环节,他先是逐渐将拉赫马蒂、阿吉利等老将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亲自前往欧洲搞定德贾加、古尚内贾德等“归化帮”,作为自己心腹。

  “我曾对回到伊朗充满疑虑,但奎罗斯和我深入交谈过4次,最终我被他的专业精神打动,我决定为祖国效力。”这是古尚内贾德决心回到祖国时说的话。

  而在奎罗斯带领下,根据国际足联在今年8月给出的男足国家队的世界排名,伊朗队以674分位居世界第39位,高居亚洲第一。

  伊朗,还是如此强大。

上一篇:CCTV5+直播城市足球联赛 郝海东:比国家队享受 下一篇:我想有个家:1个被切尔西连续4年出租小将的自白

最新视频